张震宇:实现“中国制造”从大到强的惊险一跃_0

2019-07-03 09:12

  工业是一国经济之脊梁。作为机械装备制造业的核心高端机械装备制造业更是衡量一个国家工业是否发达的重要标志。

  自十二五规划开始,我国大力实施工业转型升级战略,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等7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以加快我国工业由大到强的步伐。

  这也是一个系统工程。无论是人、财、物等生产要素,还是产、供、销等经营环节,都有极大的改进空间。只有每个关键环节提质增效,装备制造业腾飞才能真正成为现实。

  就此,本报约访了12位业内专家,结合具体产业、企业发展实际情况,针对装备制造业产业链上的主要环节进行深入解剖,以促进产业健康发展凝聚更多的智慧和共识。

  改革开放的30多年,我国经济经历了接近10%的高速增长阶段。在经济切换进入中高速增长的轨道之后,中国制造面临着新的压力与挑战。一方面,现在,中国制造业产业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与国际前沿技术的差距越来越小,部分行业已经开始顶上天花板另一方面,低成本劳动力竞争优势在逐步削减,过去的低成本要素越来越高,大部分行业面临的地板也越来越高。

  另外一组数据是,从2011年开始,中国制造业总产值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在华中,2013年,装备制造业就已经成为河南省工业经济增长的第一支柱产业,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破万亿;在华东地区,以无锡地和集团为代表的集生产、服务为一体的新型装备产业集团也在逐渐崛起;湖南三一重工、中联重工已经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

  对此,全国政协常委张震宇指出,要客观冷静地看待我国制造业的优势与劣势。总体看来,我国还远非制造业强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特征十分明显,仍停留在以生产制造为主体的模式中,科技创新能力较弱,产业利润率明显偏低,处于产业链前端和价值链低端。张震宇在全国两会期间就曾提出,实现中国制造从大到强的惊险一跃,是我们必须要完成的历史使命。这个过程,需要科学、理性地对待出现的问题,找到真正适合中国制造业升级的路径。

  问题低端、空心、服务少

  张震宇认为,现在制约我国向制造业强国迈进的突出因素有三个:低端化锁定、空心化显现和服务化缓慢。

  中国制造在最能体现竞争力的关键生产环节与核心部件上技术落后、装备水平低,特别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比重较小。张震宇分析,特别是近几年,随着全球经济明显放缓,我国制造业除了成本优势削弱、资源环境约束等问题日趋尖锐外,更面临全球制造业可能出现的高端制造回归、国际贸易摩擦加剧、出口障碍加大等问题,这些都使中国制造有陷入低端化的危险。

  制造业空心化问题,是张震宇关注的另一个焦点。

  据统计,2002年以来,我国制造业平均利润率一直在6%至8%附近波动,2010至2012年分别为7.6%、7.3%、6.1%,2013年甚至低于6%。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2012年房地产业、银行业的平均利润率却迅速增长。金融、房地产和资源垄断性行业的高利润抬高了制造业的融资和经营成本,降低了社会资本投资实业的积极性,削弱了工业企业转型升级的动力,造成了制造业的空心化趋势。

  制造业服务化进程缓慢,也引起了张震宇的关注。

  很多制造业企业满足于封闭式自我服务,服务化转型和开展服务外包的意识十分薄弱。张震宇说,另一方面,我国大部分地区城镇化进程相对滞后,社会化分工程度不高,服务业业态种类较少、服务水平偏低,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缺乏核心服务能力,难以满足制造业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

  对策金融、链条、促融合

  长期从事研究和工业管理的实践,让张震宇对制造业发展的趋势有深入的了解。他认为,中国制造实现由大到强,一定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方位的努力才能成功。

  对此,他提出,目前至少有四个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是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互动的问题。

  一方面,落实好国家各类税收优惠政策,减轻中小制造企业税费负担,增强实体经济对社会投资和人才的吸引力。张震宇说,另一方面,要健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推动社会游资热钱回归实体经济。

  其次是找到创新支点。

  要围绕产业链建立创新链。张震宇说,一定要建立技术创新市场导向机制,形成由市场决定技术创新项目和经费分配、评价成果的导向。同时,强化企业创新主体,推动中小企业成为创新温床。

  政府也要发挥更好、更大的作用。比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高科技创新体系运行效率,灵活运用税收优惠、创新联盟等各类政策工具,引导创新要素加快向企业聚集,营造公平竞争和利于创新创业的环境,以创新动力促进制造业的跃升。张震宇说。

  第三个问题是加快信息化与工业化、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

  张震宇认为,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为中国制造升级提供了难得的机遇。要学会运用信息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提升制造业,充分利用电子商务、成套服务等新业态、新平台,加快发展信息服务、软件业、融资服务、工业设计和管理咨询等生产性服务业,积极推动大企业主辅分离和中小企业服务外包,推动企业由卖产品(一次收益)到卖服务(N次收益)转变,实现制造业延链增值。

  最后一个问题是化解过剩产能。

  张震宇认为,当前,产能过剩已成为我国制造业面临的最突出问题。但解决产能过剩问题要实行分类施策,不能一棍子都打死。

  建议把化解过剩产能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结合起来,明确竞争力强弱的衡量标准,对有一定竞争力但目前困难的产业,制定扶持政策帮扶其渡过难关。张震宇说,对竞争力较弱的产业,积极通过技术改造、兼并重组、淘汰落后等方式,推动向终端化、高端化方向发展;对于存在过度竞争的传统制造领域,通过联合建立境外工业园区等方式,加快走出去步伐,充分利用国际市场消化过剩产能。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