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餐室、娱乐室、助浴间……破解大城市养老难题,让夕阳红生活更安逸更幸福

2019-05-14 11:00

做手工、学跳舞、唱歌……昨天,记者走进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大石桥社区悦心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时,被这里的欢乐气氛深深感染。

这个占地面积超过1100平方米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不仅有助餐室、娱乐室、助浴间、老年大学教室,还配备了智能健康体检设备、智能护理床、爬楼机等具有先进科技含量的老年产品。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薄云峰 摄

该中心只是我市养老服务业蓬勃发展的普通一例。

南京是全国较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特大城市。截至目前,全市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达146.8万人,占总人口的21%。

如何破解大城市养老难题,让老人们安享幸福晚年?我市一直在积极探索。从最早在国内实现政府购买社会组织养老服务,到在全国率先尝试养老机构公办民营,再到社会资本争相介入养老产业……南京的养老服务业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2014年以来,南京相继被批准为“全国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中央财政支持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城市”“全国医养结合试点城市”,并在医养结合、社会参与、养老评估、政策创制等方面率先取得突破。

聚焦供需匹配,“精准”推动养老服务提质升级

如今,欢乐时光老年公寓的老人们终于可以“任性”地下楼溜达了。

该院院长解定兰介绍,该养老院系老式楼房,共三层,原本没有电梯,一些高龄老人被几十级台阶“困”在了楼上,一年到头很少下楼。

该院303房的汤夕文老人今年99岁,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加上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常年坐轮椅。“父亲入住养老院后,每次生病去医院都是用担架两人抬下楼的,下楼晒太阳更是奢望。现在,我每天都推他出来到一楼的小花园转转,父亲心情好多了,还盼着过百岁生日呢。”汤夕文的儿子说。

目前,我市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在没有电梯的养老院里,这些老人的照护、出行是个大难题。

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处长周新华告诉记者,今年1月,《南京市提升养老院服务质量若干意见(试行)》出台,实施一揽子计划,“精准”推动养老院服务提质升级,其中就包括大力支持养老院加装电梯,对符合条件并安装电梯的养老院,给予80%的一次性经费补贴。

为解决大城市普遍存在的养老服务“供需不够匹配、结构不够均衡”等问题,有效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我市从政策端发力,提高养老服务的针对性、有效性。近年来,我市集中出台60多个养老政策文件,构建了完备的养老服务发展政策体系。

针对城市规划中“养老设施建设”多年空白的现实,我市专门制定《南京市养老服务设施布局规划》,与全市城市详规一体衔接,保证新建小区养老设施建设落实到位,同时,明确养老公共配套设施与住房建筑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验收、同步交付,由区级人民政府委托区级民政部门管理。

面对老年人的实际需求,我市还率先开展家庭养老床位试点,将养老院的专业服务延伸到高龄失能老人家庭,既让老人满足了“恋家”情结、享受了专业服务,又节约了机构空间和运营成本;尝试建立全市统一、权威的养老志愿服务“时间银行”,鼓励养老院为长期照料失能老人的家庭亲属提供“喘息服务”;建立“智能养老”服务平台,推动养老服务“上线”,促进智慧养老“进户”。

聚合社会资源,动员多方力量共同应对养老难题

“五一”小长假上班第一天,在建邺区莫愁湖街道蓓蕾社区,记者见到了80多岁的独居老人杨秀芬,她是“区域统括医养服务系统1+N平台”的受益者。

杨秀芬告诉记者,自己长期独居,日常生活、去医院看病等面临诸多不便。去年端午节前夕,离家门口不远的悦华茶亭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开始运营,其提供的上门助医服务满足了她的养老需求。

“区域统括医养服务系统1+N平台”核心是以养老院和较大型的居家养老服务综合体为基础,以N个社区居家服务中心为支点,通过智能信息技术,将服务范围辐射到3公里半径区域内。

我市最早在秦淮区试点这项服务,如今,此类服务在南京主城区已经较为普遍,大量老人受益。

市民政局副局长陈芳告诉记者,养老问题是复杂的社会性问题,也是大城市发展中不容回避的问题,单一政府资源已无法有效应对。南京的做法是通过政府引导,鼓励并调动社会、市场等多方力量共同应对这一难题。

推行公办民营就是一项重要的应对举措。目前,我市已探索“公办民营、公租民营、公建民营、公助民营”4种方式,采取“转让经营权、保留所有权”方式,引入社会力量运营,如市民政局直属福利院拿出近1000张床位,引入4家社会养老组织接管运营。

类似的探索还有不少。

南京率先提出“两无偿一优先”发展养老设施:社区40%以上用房“无偿”用于养老服务,公建配套的养老服务设施“无偿”提供给非营利性社会养老机构运营,明确提出行政事业单位的闲置用房“优先”用于养老设施。截至目前,全市共有42万多平方米社区用房无偿用于养老服务,占社区用房总面积的40.1%,进驻社区开展养老服务的养老组织从2012年的96个已发展到目前的1211个。

近几年,我市还多措并举引导家政企业、餐饮企业、物业公司、房地产公司等市场组织转型从事养老,明确公益创投资金用于养老服务的比例不低于50%,用于促进社会力量发展的养老资金不少于总资金的40%。

聚力专业支撑,让老人享受更优质的养老服务

今年90多岁的赵老先生,过去15年一直以养老院为家。“老爷子身体不太好,脾气也比较古怪,对养老院比较挑剔。在入住了南京11家不同风格的养老院后,我们最终选择了点将台社会福利院。”赵老先生的家人对记者说。

“院里的评估小组从社工、医疗、康复、膳食、护理5方面对老人进行了需求评估。经过评估,我们发现老人身体机能下降严重,日常生活需要协助。”点将台社会福利院副院长孟延书介绍,后来,老人出现遗忘、幻听、幻视等症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经与家属沟通,评估小组对他再次进行评估,护理等级变更为介护,转入介护(失智)护理区照护。

在新的护理区,护理人员根据评估结果重新为赵老先生制定了科学、周到的个案护理计划,包括专业社工介入开展心理疏导和非药物干预服务、膳食部门提供多种营养配餐等。

赵老先生的经历仅仅是南京通过多元化供给、标准化评估、专业化护理,让老人晚年过得幸福而有尊严的一个缩影。

市民政局局长蒋蕴翔表示,养老服务的专业化不足,始终是制约养老服务发展的瓶颈问题。这几年,南京从养老服务标准化突破,大力发展专业人才队伍,创新养老服务专业化路径,让老人享受更优质的养老服务。

去年,南京在机构紧缩背景下,挂牌成立“南京市养老服务质量指导中心”,从市级层面发力,加强全市养老服务的综合监管、政策指导、质量监管,同时,推动养老机构等级评定标准化、老年人能力评估标准化、养老服务管理标准化,促进养老服务质量全面提升。

“人老病来找”,老年人就医看病是最大的需求。我市先后出台推进医养结合6项政策举措,逐步形成“养老机构办医疗、医疗机构办养老、两类机构签协议”医养结合模式,并实现医养结合型养老院、养老院医疗护理医保支付全覆盖,同时将医养结合模式重点向社区居家养老和上门护理延伸。近两年,全市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从105家增加到198家,新增医养结合型床位5227张。

养老服务质量提升,离不开专业人才。记者了解到,单就资金扶持而言,我市对从事养老护理岗位的大中专毕业生,一次性给予3万—5万元“入职补贴”,对所有工作满1年的养老从业人员,每月给予100—800元“岗位补贴”,并纳入“积分落户”条件,以留住专业养老人才。

信息来源:南京日报 通讯员 施惠宇 记者 马道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