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制“独家配方” 听他的思政课学生的表情亮了

2019-05-07 10:16

听他的思政课学生的表情亮了

“同学们觉得你特别擅长讲故事,私下都叫你‘段子’老师,你喜欢这个称呼吗?”对于这个总是被人问起的“爆款”问题,山东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岳松总是既点头又摆手。

他解释道,如果能用讲“段子”的方式增强思政课教学的吸引力,让学生爱听,更好地达成教学效果,那他非常乐于接受这个“荣誉称号”;如果抛开思政课的理论“根”,只追求娱乐性的开心“果”,那是对教师身份的一种误读和误判。教师,特别是思政课教师,要想办法赢得学生,而非简单地迎合学生。

回答问题轻松,但要把思政课讲得有意思却并不容易。已从教13年的岳松,从登上讲台到站稳讲台,走过的是一番从满足“虚荣心”到收获职业幸福感的成长历程。

初遇信息时代“职业危机”

岳松师范出身,对讲台并不发怵,当年就读的学校狠抓授课基本功,普通话、粉笔字、教师仪态、基本电化教学设备操作一样不落,大四时足足半年的实讲实训让他对讲台非常熟悉。

“参加工作前,我的信心很足,觉得自己练了这么久,做好工作肯定没有问题。”话到此处,岳松的表情有些尴尬。与自己设想的完全不同,岳松初上讲台迎来的既不是掌声,也不是嘘声,而是冷场。

“说实话,自己真是接受不了,哪怕学生骂我两句,说说我哪里讲得不好,也比老师台上自说自话,学生台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强。”

这样的课堂状态持续数周后,经过系统思考,岳松慢慢意识到,自己遭遇的,并非是学生“刁难”自己的职业危机,而是一场所有教师都必须要面对的信息时代授课方式变革的挑战。

在信息碎片化、爆炸化的互联网时代,学生的信息获取方式、学习偏好、认知策略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仅靠规章制度约束,动辄以“挂科”相威胁,靠点名“逼”学生进教室是远远不够的,当下所有的老师都无法绕开的难题,是和手机屏、电脑屏投射的那一片小光源争夺学生。

长时间遭遇授课冷场,课堂进入“你讲你的、我玩我的”“师生两忘、互不指望”的状态后,有的老师也变得“佛系”起来——上课,我既不会迟到,也不会早退;内容,我既不会少讲,也不愿多说;命题,既不会超纲,也不算简单;至于学生,你们学还是不学,老师我已经尽力了,咱们师生一场,能有多少收获就随缘吧。

岳松坦言,自己也在“佛系”教师状态徘徊过一段时间,后来,是“虚荣心”拉回了自己。“我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学生不抬头,自尊心受不了。”岳松讲这句话时很是认真。

可是,在当前的信息时代,讲好课很难,讲好思政课更难。较之其他课程,思政课理论性强,逻辑严密,很多内容侧重于讲道理。如果不能和社会现实、学生的需求紧密联系,学生会觉得既无用、又无聊。无须一周,上课三分钟,如果教师授课的“打开方式”不对,这节课乃至这门课,就已经“失败”了。

为思政课研制“独家配方”

思政课到底怎么教,才能做到“配方”先进、“工艺”精湛、“包装”时尚?如何切实提升学生的思政课学习获得感,让课程有虚有实、有棱有角、有情有义、有滋有味?

《形势与政策》课没有教材,信息量大,热点更新快,学生自己手机上的App都看不过来,想把形策课的资料再打包给他,即便顺丰包邮到家,他都懒得伸手去拿。想在这门课上做出成绩,教师必须得结合课程特点另想办法。

《形势与政策》讲什么?岳松认为,其内容与课程“恰好”同名,“形、势、政、策”四个字就能概括。

形,是识体辨形。讲清观察形势和理解政策的正确立场、观点、方法,这是立足课程视角,让学生站得高。势,是国际局势,这是立足外部视角,让学生见识广。政,是党政方针,这是立足内部视角,让学生深刻理解国情。策,是发展策略。这是立足个人视角,让学生觉得课程有用。

讲清上述问题后,学生站位高,才会有理论自信;见识广,才会有道路自信;深刻理解认同自己的国家,才会有制度自信;获得发展,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才会有文化自信。

《形势与政策》怎么教?岳松的“独门秘籍”是——多角度切入,讲清理论,代入现实,贴近学生,力求实效。

讲授“一带一路”专题时,岳松精心设计了一个如何帮助巴基斯坦山区小姑娘解决缺电问题的小故事,情节“百转千回”,巧妙融入了我国发展面临困境、破局的关键,让学生如同玩游戏一样,在“打怪升级”中解决问题,“顺带”学习了国家规划。

有学生笑谈,岳老师喜欢提问,动不动就是“人生三连击”——学“形策”可否助力找工作?学“形策”可否告别单身不寂寞?学“形策”可否指导创业提升自我?有趣的设问恰到好处地搔到了学生的“痒处”,不知不觉间,学生对党政方针政策产生了亲切感,有了关注的意愿和行动。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指出,人的发展,要经由“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实现”由低到高五个层级的演进。岳松认为,在教育教学中,要引导学生“向上走”,追求自我实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多作贡献。但在和学生的沟通交往中,要“向下看”,只有关注学生的生理、安全、社交等基本诉求,学生才能把你当朋友、当亲人。为他好,他才能理解你的好。思政教师要做的,就是“对接”学生需要,生产这种“地气”,打破理论与学生需求之间的隔膜。

经过这样的“故事”化课程设计与“有温度”的教学包装,授课节奏分明,彻底告别平铺直叙和“有声版讲义”,学生的“小我”融入了时代发展潮流中,结合形势谋划个人发展,大中有小,以小见大——岳松开心地发现,课堂上学生们重新抬起了头。

“觊觎”思政育人新天地

教室内学生的目光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岳松并未满足,课堂时间太短,教师能展示的“窗口”非常受限,他又开始“觊觎”学生手中的那一片“新天地”。

“现在‘低头族’太多,想和手机‘抢风头’太难了。”岳松说,强迫学生不用手机是不现实也不厚道的,应该做的,是“攻克”他们的手机,传递我们的“讯息”。

2016年,岳松又将“拆课程”“讲故事”“编段子”的禀赋移植到了网络上,独立开设运营名为“脱口岳”的微信公众号。他说,如果课堂上主要是在讲理论,那网络上必须重视“讲感情”,亲其师,才能信其道,学生认同你这个人,你说的话他才会听。

课上课下,网内网外,岳松开始持续发力,以思政课为平台,聚焦学生三观养成和成长成才,凝练“金句”,多渠道超越课堂并进行传播。

他苦口婆心地叮嘱学生:“周一本人体重72公斤,周五称得69公斤,其间我上了20节课,经计算可得,每节课约有150克的知识点,请大家务必及时归纳总结,以备考试。”

关于年轻人需具备的认真态度,他举例:“认真需要追求细节,要从情书用纸的颜色考虑到岳父的休闲娱乐,你才能对找到对象运筹帷幄。”

如今,这一公众号已积累233篇聚焦大学生成长困惑的原创文章,逾50万字,粉丝数从初建时的400余人增至两万余人,收获留言评论6200余条……仅仅3年,岳松便将其打造成了不折不扣的“爆款”。

“现在我已经不担心学生上课玩手机了,我还经常鼓励他们看手机,课上提供二维码,学生扫码看文章,开展讨论,手机端已经成为授课的一部分。”岳松难掩兴奋地告诉记者。

在学生眼中,岳老师“三观超正,语言超皮”,这一来之不易的评价,初始于一名思政课教师的“虚荣心”;折射出的,却是一名有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教师,愿意担当,勇于担当,努力付出,务求给学生心灵埋下真善美的种子,引导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职业精神。

今年37岁的岳松,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额头上方的一大丛白发。

“我白头发的数量和课程的有趣程度呈正相关关系。”岳松说,思政课老师只有赢得了学生,获得了他们的尊重,才能真正收获认同,才能把“理直气壮开好思政课”落到实处。

(本报记者 赵秋丽 李志臣 本报通讯员 黄文娟)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