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未来制造:佛山模式有四大特色_8

2019-09-09 15:16

  一个特色,内生式发展。这是佛山区别于其他国内经济重镇最显著的特色,只有唯一,没有之一。

  三体一式:佛山模式的四大特色

  疾风知劲草。

  上半年年报,引起了国内巨大震动。兴衰沉浮,如阴阳大裂变。东北塌陷、沿海遭遇制造业倒闭危机,中部崛起,京津冀一体化等,均引起了世人的极大关注。

  一场大火,烧掉了重化工业狂飙突进的神话,而企业倒闭潮,亦凸显了外向型经济的局限,仇和的倒台,使造城运动戛然而止。山西和内蒙的黑金经济失去了光泽,曾一度创造各种神话的发展模式,纷纷遭遇困局,转型之路,何处可寻?

  而在这些纷扰的时局中,有一个被忽视的地方。被忽视,在于它是一个稳健、厚重、朴实的地方,地底岩浆奔涌,地上却生机满园,不动如山。正如它的名字佛山。

  佛山上世纪90年代成为中国制造业重镇,虽然从佛山走出的企业巨头声望日高,但是,此后佛山在全国范围内,一直被忽视,直到一个新的危急关头,佛山在全国的独特性,才浮出水面。

  2015年上半年的年报显示,佛山GDP增长8%。在沿海企业倒闭风潮中,佛山能稳定增长,殊为不易。而在过去的2014年,佛山的GDP为7603.28亿元,增长8.6%。而其人均GDP则超过10万元,锋头甚至盖过中国第一经济重镇上海。按照世行的高收入标准,佛山已经成为全球高收入城市。

  世人皆言北上广,厚重少文是佛山。这座寡言的城市,隐藏着惊人的潜力。

  佛山没有山西那样丰富的资源,没有深圳那样的特区优势,也不是北京和上海这样获得权力体系垂青的直辖市,但是,三十余年的静水深流,佛山已悄然成就浩大,走出了一条独特的佛山模式。而正是由于没有什么先天的优越条件,佛山的崛起,对于中国多数城市的发展之路,更具借鉴意义。

  考究佛山模式的核心在于四点。坚固厚实的实体经济、强盛丰茂的本土经济、富有活力的民营经济。三大主体,承载佛山。一个特色,内生式发展。这是佛山区别于其他国内经济重镇最显著的特色,只有唯一,没有之一。

  坚守以制造业为主导的实体经济

  人世的辉煌,不过是岁月的坚守。

  佛山能够穿越三十多年,历经各种时期,均获得稳健的发展,某种意义上,亦在于其耐心、远见与坚守。

  尤其自2008年金融危机发轫以来,制造过剩的呼声日高,很多地方,均追风搞第三产业,搞新兴产业,视传统产业为畏途。

  无论国家还是城市,实体经济均为立身之本。

  曾经的世界霸主荷兰和英国的相继衰落,警示了实体经济不可抛弃。以西班牙为例,鼎盛时期殖民势力范围遍及欧、美、非、亚四大洲。但其本土投机盛行,穷奢极欲,实体经济日益萎缩,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击败,由于本土经济的残缺,海外殖民地或独立建国,或被新起帝国侵吞,西班牙从此一蹶不振,最终被英国取代霸主地位。而后来英国被美国取代,亦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发达国家当下服务业占主导地位,但是,各大国崛起之初,却无不以制造业立国。英国鼎盛时期,工业占全球的45%;美国鼎盛时期,工业占全球的53.4%。今天中国被美称为世界工厂,其工业占比,也不过全球的20%,远未达至极盛。

  美国不仅服务业雄踞全球之巅,其制造业亦为全球前三,农业竟然也是全球第一。合理的经济结构使美国经济具有巨大的抗压能力,历经多次危机而不倒。

  发达国家的三产占比为70%左右,但并非所有的国家都适宜重点发展第三产业。三产到底占比多少为宜,与国家总体发展状况,以及其在产业链中的位置,关系极大。

  中国仍然位于全球产业链的下端。与全球主流国家的差距,非短期可以改变。第三产业不仅关乎硬件,更需要好的机制软件,而这恰恰是中国的短板。如在金融行业,中国纵然有世界上市值最大的银行,但开放性却严重不足,无法称为世界性银行。

  中国拥有广阔的大陆市场,随着国民收入增加,中国的消费市场升级,将带动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制造业在中国大有可为。制造业2025年规划的出笼,算是对过去十年国家战略失误的一种修正。

  中国仍属后发国家,制造业在所有产业中,具有决定性的战略意义。就在中国去制造业的时候,德国推出了工业4.0战略,美国制定了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中国高端突围受阻。印度和越南等国家,又已崛起为中国低端产业的竞争者。若缺少制造业攻坚的耐心,欲实现跨越式发展,则不仅第三产业难以后来居上,世界工厂的比较优势亦将失去,最后沦落到夹心饼干式的两难境地。

  国内部分城市,如北京,三产占比超过77%,但是这种模式并非所有城市均可仿效。国内亦存在产业梯度与产业分工,中国多数城市,恐怕仍需以制造业为主体,服务业为辅助,逐步形成产业平衡。

  广东是中国的经济重镇,而且有多个中心城市,深圳、广州的服务业均很强势。部分珠三角城市和区域腾笼换鸟,效果并不明显,一个很大的误区,就是没有意识到其部分服务业功能,已经被这些城市代理了。佛山、中山、惠州等广东制造业重镇尤其需要警醒。

  坚守制造,既符合国家大势,亦有利珠三角诸雄之间的错位竞争。一直以来,佛山的第二产业比重,一直维持在60%左右。佛山制造成为佛山市最响亮的名片。逐步确立了家电、陶瓷等几大支柱产业,积数十年之功,逐步成为全国最著名的制造业重镇。当其他城市为当初的投机付出代价的时候,佛山雄厚的实体经济,成为其崛起的根基。

  客卿经济难保产业安全,本土经济后劲巨大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改革开放初期,沿海诸雄的起步,均从三来一补开始,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但是,发展至后来,则发生了分化。在珠三角的佛山,长三角的无锡,转向以本土企业为主体的模式,而珠三角的东莞,长三角的苏州,则仍然是以外资为主体。尤其是最近十年,新苏南模式风行天下。明基、华硕空降,使苏州横空出世,成为中国的IT产业之都。江苏的外向型经济一出世就风华正茂。培育本土经济耗时长,见效慢,由此新江苏模式为全国所追捧。但是,这种模式缺少基础产业,一旦大量外资撤离,则产业安全堪忧。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动态,很多地方热衷于大项目,热衷于外来和尚,尤其是喜欢联姻央企。培育本土产业需要漫长时间,与央企联姻,背靠大树,则可以迅速做大蛋糕,一个央企的投资,动辄数百上千亿,效果立竿见影。在此情况下,央企在地方几乎成为财神爷,为众多省市所追逐,助长了地方投机主义。个别新区依靠央企大投资的模式甚至成为国家楷模。仅仅一个城市,几年来,央企投资竟然达到数万亿。但是其本土经济萎靡不振,缺乏经济活力。大项目、大央企的模式,甚至逼迫本土经济强劲的广东、浙江也不得不暂时低头。浙江的浙西沿海开始大搞石化,而广东湛江,近年来钢铁和石化投资,几乎等于再造一个湛江。

  在这种情况下,坚持内生性发展模式,显然会吃亏,本土企业拼死拼活创造的GDP,与央企动辄数百上千亿的投资相比,一个取巧,一个守拙。

  无论是依靠外资还是大块头的央企,其本质仍然是一种客卿经济,虽然短期内有助兴奋,但是长此以往,则本土企业缺乏成长空间,难以长成参天大树,一旦外部优势消失,容易出现产业空心化。

  而佛山的本土经济模式,虽然培育期漫长,但是基础扎实。保证了佛山发展的内生性和可持续性。最近几年,沿海的外向型经济城市遭遇重创,出现大规模倒闭潮,以及外资向东南亚搬迁的潮流,而佛山却逆势上扬,激流勇进,显示出了本土经济的强大内力。这种内生性发展模式,更富有远见,亦更弥足珍贵。

  本土经济发达的城市,才真正是后劲巨大的城市。美的、格兰仕、万和、志高、海天、东鹏等著名企业,均崛起于佛山。佛山因此成为中国的家电王国、木工王国、陶瓷王国,建立了门类齐全,产业链相对完整,主要依靠劳动效率提高、主要依靠内需的产业体系,形成一种典型的内生式发展模式。

  在东莞震荡的非常时期,广东危而不倒,以佛山为代表的本土经济,居功至伟。

  一个特色,内生式发展。这是佛山区别于其他国内经济重镇最显著的特色,只有唯一,没有之一。

  1、坚固厚实实体经济

  2、强盛丰茂本土经济

  3、富有活力民营经济

  4、内生式发展

  三体一式:佛山模式的四大特色

  民营经济造血功能强劲

  时任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在重庆救火时曾说过,哪里的民营经济发达,哪里的经济就有活力,民众就富裕。

  2015年,在进入世界500强的内地企业中,只有华为、吉利等少数几家企业,不到10%,在中国企业500强名单中,国有企业293家,民营企业207家,分别占58.6%和41.4%。民营企业仍然处于劣势。但是,民营企业的效率,则明显胜出。在净资产利润率方面,高出国有企业4.57个百分点。

  在入选世界500强的企业中,国外多数集中在创新型企业,而中国入选的,多为依靠政策优势的垄断性国企。在波士顿咨询公司评选的2014年最具创新性的50家企业中,中国大陆也只有华为、联想、腾讯、小米等4家企业上榜。民营企业在效率、营业能力、创新等方面的优势,注定了民营经济越发达的地方,越富有经济活力。而对于国企的过度依赖,虽然在短期内省力,长久而言却危机重重。

  在朱镕基改革的基础上,中国民营经济出现过一个的高峰期,占GDP的比重一度达到65%以上,而去年公布的数据,则为60%左右,暗示了民营经济最近十年实际是在萎缩。大批民营企业的倒闭,或者成长空间受到限制,亦制约了宏观经济的表现。而与此对应的,是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难以到位,产能严重过剩,长期增长遭遇威胁。就区域和城市而言,也是如此。东北的塌陷,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民营经济不振。

  就效率而言,民营企业在竞争性领域具有天然的效率优势。同时,民营经济对于藏富于民、造就民富、带动就业的作用更为明显。

  广东是中国民营经济的肇源地,而佛山的民营经济,一向十分强劲。2014年,佛山民营经济增加值4653.59亿元,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1.2%,在全国优势明显。个别区域,比如南海,民营经济占比更在70%左右,表现强势。今年上半年,佛山民营工业完成工业总产值6262.62亿元,对于全市工业增长的贡献,超过八成。佛山当下最强势的企业巨头如美的、万和、志高等,均为民营企业。佛山经济造血功能强大,人均GDP超过上海,同时,在吸纳就业方面,表现优越,不仅解决了300多万户籍人口的就业问题,亦容纳了另外一个300多万外来人口的就业问题。既造就了一大批富有阶层,亦庇护了一个层次丰富的平民和草根阶层。人言到佛山搵食相对其他地方容易,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民营企业,提供了更为灵便、包容、广阔的造富机会。

  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民营经济能够拥有的资源更为逼仄,那些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地方,其发展更为艰难,也正因为如此,其发展的真实效率,亦比一般地方高。

  内生式发展,厚积薄发,大器天成

  作为一个厚重见长的城市,佛山无意喧嚣,亦难以被人注目。不意近年来,中国经济形势急转直下,佛山却逆水行舟,在全国的重要性日益显露。正如潮水渐退,巨石兀立。

  笔者从2013年开始,连续三年发布中国省市发展质量排名。以期改变单纯以GDP论英雄的成见,更为科学、客观、多元地衡量各地的发展战略。在这个排名中,设立了五个参数,分别是发展速度、内生增长能力、民营经济占比、第三产业占比、人均GDP等。在重点城市中,佛山名列全国第六,而在内生增长能力的单项排名中,佛山名列全国重点城市第四位。

  衡量内生增长能力的一项核心指标,即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内生增长能力与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成反比关系。在一定经济增速下,投资占GDP比重较低,则意味着内生增长能力较强。很明显,那些消耗投资少的地方,发展更有质量,更具备自我造血功能。尤其在全国投资疯狂的情况下,这一指标设立尤其重要。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也能发展得很好,这才是真英雄。

  目前,中国很多城市的虚妄之火猛烈,一个巨大的假象,即是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而这种增长,效率是非常低的。

  更为让人担忧的是,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周期,各个地方主政者,面临着迅速做大总量,提高增长速度,以在同僚的竞争中胜出的压力。依靠高额固定资产投资的模式,被众多城市仿效,而培育产业周期漫长,很少有富有远见和耐心的人去做。

  2014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达到了创纪录的80%以上,整个国家都陷入疯狂的投资冲动之中。

  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一度在全国风行。中国的城市,不看工厂都很相似,一律高楼,都很漂亮,难分你我。全国竟然有300多个城市要建成世界性大都市,全球多数最高楼都落户中国,气魄更胜京沪,锋头直压迪拜,各地动辄上千亿的开山计划,比比皆是。

  佛山排名第四,令人震惊。一直以来,佛山都是中国最著名的制造业工厂,顺德、南海均为中国制造业重镇。在印象中,似乎从事传统产业的地方固定资产投资率一定很高,佛山反而很低,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只有34.4%。远低于全国水平。其中有何奥妙?

  强大的内生增长能力,是佛山定鼎的重器。

  或者其中最大的区别是:别的地方都把资本投向了铁工基,投向地产等领域,而佛山的投资,更多偏向工业设备、技术和人力等领域。2015年上半年,佛山第二产业投资增长24.8%,高于第三产业的房地产,超过同期国内大多数城市。而技术改造投资,则增长181.4%,而全市专利申请,则增长112.6%。佛山提出了五大潜力指数,致力于工业投资,高新产业投资、技改投资、企业创新投资以及专利投入。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佛山的大幅度技改投资,需要相当的担当与胆魄。这五个领域的投资,对GDP的撑门面效果远不及重工业、铺路架桥和建房造城来得快,但是真实效率也高得多,这样的GDP,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亦是真正值得尊敬的。

  佛山现象,绝对值得中国关注。

  个别地区因为特殊的政治地位,靠国家开小灶,疯狂砸投资,造就虚假繁荣。未来这种模式,不应成为全国楷模。而跑部钱进,大项目崇拜,给中央拜码头求大投资而不发展本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模式,也不应该成为主流。

  同时,佛山对于中西部后发地区,也有巨大启示,中西部适度赶超,在情理之中。但是,投资工业,和片面超前投资铁公基,有很大差别。中西部更需振兴实业,而非追赶投资,急火攻心搞造城运动。

  一个特色,内生式发展。这是佛山区别于其他国内经济重镇最显著的特色,只有唯一,没有之一。

  中国高端制造业中心:佛山大器可成

  百年大势。十年大局。

  十三五规划紧锣密鼓之中,这将决定中国未来五年乃至更久的命运。选择与努力同样重要,选择甚至更过之。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产业战略最为重要。佛山未来的产业选择,需要考量两个坐标。一是在空间的坐标上,其在全球、国内以及广东三个竞争体系中的位置。二是在时间的坐标上,佛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未来的走向与趋势。

  佛山最需要解决的选择,在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问题。经济相对发达的城市,多数将转向服务业,作为一个曾经的制造业王国,佛山的优势又难以割舍。坚守优势,还是改弦更张?佛山的未来如何兼顾传统与嬗变?

  时势已至,东风亦有。佛山大器可成,成为中国高端制造业的中心,应是佛山未来最优选择。

  率先完成产业升级,形成对第五世界的产业落差

  乱世英雄起四方。

  在全球制造4.0时代,各国重新开动了军备竞争,《中国制造2025》确定了九大战略重点,以及十大突破领域。此前,工信部将世界制造业大国,分成了三个阵营。第一方阵首当其冲是美国,第二方阵是日本和德国,第三方阵是英国、法国、韩国。英国和中国。中国的计划是,十年之后,要实现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转变,进入第二方阵,30年后,与美国比肩,成为全球制造业的王者。

  第三方阵的划分其实是不完善的。中国的制造业技术水平,与英法和韩国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应归于第四方阵。第五方阵,则是东南亚,印度、非洲等一些国家。前三大方阵处于发达国家。第四方阵以中国这种高速发展的金砖国家为首,处于过渡阶段。第五方阵则明显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下端。

  当下中国处境尴尬,既要追赶三大方阵,又要应对后来者的追赶。处于两线作战的危险境地。在高端产业领域,核心技术掌握在欧美发达国家手中,中国的产业升级受到了残酷阻击,短期内难以冲刺前三大方阵。印度取代中国全球经济增长发动机地位的话题,引起了巨大争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中国人力成本的提升,印度、越南等国日益成为中国的竞争对手,对于中国的低端市场构成了严峻挑战。

  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两大战略目标,一是建立在金砖系国家中的相对竞争优势,打垮其它几大金砖国家与中国争雄的野心。第二大战略目标,是建立对东南亚和非洲等第五世界的绝对竞争优势。形成产业落差,建立产业互补。而鉴于中国的产业地位,低于发达国家,稍高于东南亚、非洲的情况,中国应实现半步产业升级。既然能去日本买马桶盖,中国如能造出好点的马桶盖,不就可以扩张无限广阔的市场?

  而在中国产业半步升级的战略主体中,沿海城市当仁不让。除部分最顶尖的产业如高铁、航空外,多数产业,应该还是主流消费产业,而这是佛山最大的优势。中国制造业升级的战略主体,不是北上广,而是佛山。这是佛山在全球竞争体系中的最大机会。

  佛山在中国制造业体系中的多重优势

  雄踞欧亚,东张西望。这是中世纪人们对当时最强盛的东罗马帝国的描述。

  佛山也是一个东张西望的特殊城市。其在中国制造业领域中有独特的优势。就未来大势而言,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将在中部,但是佛山是一个东部城市;在沿海发达城市中,多数城市将向服务业转型,但是佛山仍然是一个制造业为主业的城市。

  目前,中国广阔的大陆正进行一场大规模的产业转移,珠三角、长三角的传统产业纷纷北上和西进,造就了皖江城市带、鄱阳湖经济带,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等众多新的增长极。未来中国将形成一个U形曲线产业结构,东部沿海地区将成为研发和高端的产业核心区,以及最终产品的销售中心,而加工制造这个U形曲线的底端集中于广阔的中西部。

  作为珠三角经济重镇,佛山未来将位于中国大制造体系的顶端。其先进的技术,雄厚的基础,是中部后起城市无法比拟的。

  而在东部沿海经济发达的城市,基于不同的产业分工,佛山亦获得了突出的比较优势。

  鉴于北京、上海等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未来主要承载服务业,则真正的大众产业领域的高端制造,希望最大的就是佛山。未来,佛山制造向佛山创造飞跃一旦完成,则佛山即可加冕中国高端制造业之城。目前,佛山一些重镇各有强势产业,北滘诞生了美的,容桂诞生了万和,狮山诞生了旭瑞、华鸿铜管,其未来可期。佛山的家电全国第一,家具全国前三,陶瓷亦名列前茅。

  而在珠三角内部,错位竞争亦给佛山提供了巨大机会。广深和香港强化了第三产业功能。佛山则可进一步强化制造业功能。当下,广东省提出打造珠江西岸装备制造业产业带,而佛山作为广东西线最强势的城市,成为装备制造业中心,亦是水到渠成。佛山提出利用互联网 推动高端装备制造业等五大产业走向智能化。

  佛山在中国制造中将有三重角色,高新技术产业的次中心,大众产业领域高端制造的绝对中心,珠江西岸装备制造中心,综合三方优势,未来就产值和产业体系的完备性而言,佛山将加冕中国最大的综合性高端制造中心。

  先优二,后强三是佛山最佳产业战略

  全球主流发达城市,多数以服务业为主导产业,佛山能否例外?

  当下佛山第二产业最为强势,占比约在60%左右,而三产不到40%。纵使如此,佛山没必要去羡慕、效仿那些服务业占比超过70%的城市,佛山应该成为国内高端制造业基地,实现传统产业的升级,比实现制造业向第三产业的转型更为重要。先优二,再强三。

  佛山的产业选择,必须放在两个体系中考量,其一,大国经济;其二,工业城市。

  大国经济的特点是,拥有广阔的战略纵深,任何一个经济区都不能独大,同时,任何一个城市在大国内部,皆可消化其产能。由此,城市定位更丰富。佛山继续作为制造业之城,不会面临太多转型压力。

  城市转型路径有横向和纵向,横向主要是产业多元化和产业更新化,纵向主要是产业高端化。

  由此,佛山的转型,以产业高端化为核心,以产业多元化和产业更新化为辅。具体而言,即对制造业进行升级,成为中国高端制造业中心,同时成为中国高新产业的次中心,最后才是适度加大服务业发展。佛山学不了芝加哥,芝加哥是美国大陆的中心,借助区位优势,其航空产业,会展产业,物流产业,金融业等得天独厚,转型容易。而佛山非中心城市,尤其不可盲目寻求服务业为重点的转型。否则,佛山将置广深于何地?美国的匹兹堡和德国的鲁尔,可为佛山的借鉴。从高端制造业的王者,延伸到兼备全国高新产业的中心,区域服务业功能的重镇,是佛山未来产业转型的方向。

  先优二,再强三,以高端制造业为主,以服务业为辅,才是佛山现实的选择。

  当下,佛山已经成为全国著名的创新型城市。2014年,佛山规模以上企业研发经费总额达到193.48亿元,RD经费占GDP比重达到2.6%,超过国家创新型城市建设要求的2%。2015年上半年,佛山专利申请量增长43.5%,增幅惊人。

  2014年

  ◆地区生产总值7603.28亿元同比增长8.6%

  ◆先进制造业总产值6120.69亿元同比增长11.9%

  ◆高技术制造业总产值1251.51亿元同比增长19.0%

  2015年上半年

  ◆地区生产总值3521.71亿元同比增长8.0%

  ◆先进制造业总产值2974.32亿元同比增长9.6%

  ◆高技术制造业总产值583.18亿元同比增长10.6%

  一个特色,内生式发展。这是佛山区别于其他国内经济重镇最显著的特色,只有唯一,没有之一。

  五大优势,佛山应成为中国改革之胆

  执大象,天下往。

  在中国几轮改革的国家战略中,佛山均非首选。改革初期,深圳尽显锋芒,引领珠三角崛起;改革中期,浦东独领风骚,引领长三角崛起。而近期改革,几大自贸区,佛山亦不在其中。

  但是,中国的改革,虽潮起于激流澎湃,却成就于静水深流。作为一个不是直辖市,不是省会城市,不是特区,不是计划单列市的城市,佛山的改革,最后却收其大成。

  在经济领域,佛山不仅在全国比较早建立了市场经济体系,而且市场化改革相对彻底,是国内政府与市场两只手协调最好的地方之一。在社会领域,佛山的开放与包容,在国内无出其右,社团改革领全国风气之先。在治理领域,大部制改革在全国率先破局,一门式改革如火如荼。

  在国家的区划体系中,佛山的地位并不高,无法成为改革的发动者和核心决策者,但是,佛山在改革实践中,却往往走得最远,被誉为不是特区的特区。

  改革绝非请客吃饭,几乎每次改革,都是时势所迫,说得直接点,就是国家滞后于社会。在中国经济崩溃的边缘,中国急需走出动荡时代,由此有改革初期的举国改革;在苏东巨变引起是否坚持改革的争议中,才有小平高龄巡视南方,为改革深化廓清迷雾。最近几年,大众普遍对于改革满怀忧患,部分改革事业,有停滞乃至倒退的迹象。故本轮新的改革,被誉为中国第二次改革的起点。

  中国的二次改革,比第一次改革,动力逐步退化,而阻力更为巨大,需以更大的胆魄,破釜沉舟。改革开放三十余年,众多重要改革均发轫于广东,杀出一条血路,突破口即在广东。而作为改革集大成者,佛山大责难辞。

  佛山虽无缘成为中国改革的发动机,但应争取成为中国改革之胆。这是时代给予佛山的挑战,亦是佛山的巨大历史机遇。

  细究之,成为中国改革之胆,佛山有五大优势。

  尊重市场,放权市场,其结果即是佛山造就了中国最具有内生能力的经济体系。

  市场化改革领先全国

  最近几年,关于集权还是分权更有利于改革,争议巨大。一些学者呼叫集权。林毅夫在其《新结构主义经济学》中,就提出需要一个强力政府,而新加坡学者郑永年则认为,中国只有集权才可以搞好改革。对此,我个人认为值得商榷。而张五常、吴敬琏等人,则认为需要更多分权,才可推动改革。

  佛山在很早就进行了权力下移。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曾专门研究过佛山,1980至2012年,佛山市级财政收入占佛山财政总收入比重从34%降到14%。1998至2011年,顺德和南海每年的财政收入都高于市本级;财权和事权的下沉,使当地政府能够迅速对市场做出反应,实现资源配置的最合理化。最近几年,很多地方进行镇升市和县升市的尝试,难以解决问题,而佛山通过上级放权,从根本上解决了地方发展的动力和激励问题。

  而政府向市场的放权,则使佛山获得了其内生式发展的制度保障。

  为什么阿里巴巴诞生在杭州而不是上海?这个问题对于佛山也适用。为什么美的、万和、格兰仕等知名企业诞生在顺德而不是其它地方?没有佛山早期的放水养鱼,多少个美的,也将被扼杀在摇篮中。无论是民营经济也好,本土经济也好,实体经济也好,佛山的内生式发展模式,最大的制度保证,就是政府对于市场的放权,让市场成为主体。

  目前,就佛山经济的主体而言,民营经济羽翼已丰,不可撼动。佛山最富有活力的产业多数为完全竞争行业。佛山成为中国的家电之都,家具之都,陶瓷之都。美的、万和、格兰仕等企业,均经过市场化的彻底洗礼,是最尊重市场,最富有契约精神的企业。佛山的尊重市场,尊重契约,正是建立现代法治社会的根基。

  小政府、大社会模式,在佛山这样的真心实意搞改革的地方,才变为现实。当下,佛山成为全国唯一一个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均超过1000个的地级市,其社会开放度,甚至超过了特区深圳,亦超过了一国之都北京。

  在集权与分权之间,政府与市场、社会之间,佛山是全国最成功的城市,没有之一。而佛山的实践亦说明,权力与市场的两只手,是可以同时用好的。这对当下国内普遍存在的改革的迷茫与停滞,起到了很多的示范作用,亦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

  尊重市场,放权市场,其结果即是佛山造就了中国最具有内生能力的经济体系。佛山的改革,领先于全国。以美的MBO为代表的企业改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引领全国。近几年的大部制改革,虽阻力重重,在佛山亦实现了局部突破。这些震撼全国的改革,均发轫于佛山,可以说,深圳是中国改革之旗,而佛山才是中国改革之胆。

  未来的佛山,需要更大力度的改革,没有高的江湖地位,但是可成为开放高地。

  善治打造不是特区的特区

  改革更多是一种责任,而非权力。

  当下,中国的改革出现了一些偏离现象。很多时候,争夺改革特区,更像是争夺名号,以获取更多资本。一旦尘埃落定,改革反难以推动。尤其最近几年更是如此。自贸区从设立到现在,本来寄望的一些改革,迟迟难以落实。

  佛山被称呼为不是特区的特区,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凭借改革的锐气,很多在特区和自贸区都难以实现的改革,在佛山都可尝试。

  在简政放权改革方面,佛山走在全国前列。事实上,佛山在国内率先实现了社团登记制度。在大部制改革中,佛山也是先行先试。

  2013年,广东省在广州、深圳、东莞、珠海、佛山等地启动了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几乎等同于工商零登记。上海自贸区最大的改革标尺,实际已经被佛山所突破,而且落实。

  当下,佛山正推动一门式政务改革,以求打造优良的营商环境。佛山在全国率先试点一照一码营业执照,不到两小时,企业即可完成注册,为市民创业提供了巨大的便利。而很多地方一面希望大众创业,一面却卡着创业者的脖子,自然是南辕北辙。

  这些年我走访了不少城市,后发地区有一个普遍的情绪,认为先发地区是因为受到国家率先开放政策的优惠,所以才崛起。不可否认,国家总体的改革氛围,以及对于某一地区的垂青,确实对于当地的发展有所促进。但是,也并非所有的地方都善用改革利器。而有一些并无特殊政策垂青的地方,也可创造奇迹。

  佛山就是如此,在过去不能成为特区,并没有阻挡它的崛起。在未来,它可能也不能成为自贸区,但是仍然可以在改革方面引领先声。实现地方的善治,可以提高发展效率,改善商业环境。而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对于地方的发展,至关重要。柳传志对中国的商业环境很不满意,但是他对广东却很满意。他认为,软环境可以带来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投资和创业。作为中国顶级企业家,他的观点,应该很可代表商界的态度。

  三一重工崛起于湖南,但它现在还属于湖南吗?因为商业环境的缺失,湖南失去了一个本土成长的企业巨头。

  如果佛山没有良好的商业环境,未来的美的、格兰仕等佛山企业巨头,也可能将不复是佛山企业。佛山本土成长的企业,其总部基本没有动,他们已经用脚给佛山投下了庄严的一票。

  未来的佛山,需要更大力度的改革,不仅要追平国家对不同城市政策之间的差别,尤其是对于自贸区城市的政策差别,更要再胜一筹,以更精细和科学的治理,营造好的商业环境,造成竞争优势。没有高的江湖地位,但可成为开放高地。

  佛山市民容易理解改革,平均素质高,高素质的公民,对于推动改革,至关重要。

  高素质的市民,上下结合的改革动力

  中国的改革模式非常独特,遵循上位主导式的改革,即上级指定改革方案,然后再选定试点,如试点成功,再进行推广。而似小岗村这种由下而上的改革,其实比例并不高。

  这种改革模式,特点是有权力作为后盾,推进快,但是其动力机制存在缺陷,往往呈现层层递减的特点。周其仁讲在改革领域是中央踩油门,地方挂空挡,基层踩刹车,虽然争议很大,但确实反映了改革的动力问题。只是从上到下,改革的深度,以及改革的效果,都要打折扣。当下出现了普遍的地方怠政问题,某种意义上也就是这种上位主导模式的弊端所致。

  要获得上下结合的改革动力,不仅需要改革的上层建筑,符合大众的需要,同时也要求大众的改革素养达到一定的水平。

  在这个领域,佛山具有独到的优势。

  佛山的系列改革,不仅获得了来自广东省乃至更高层次的授权,具有合法性和程序正当性,更有来自民间的强大推动力量。佛山是全国青年大市,市民普遍年轻,容易理解改革,而且平均素质高,高素质的公民,对于推动改革,至关重要。

  此外,佛山还是中国的移民大市,利益构成相对多元,文化多样化也明显,对于旧有格局的冲击力更大,开放性程度在国内非常罕见。

  这些因素,都可保证佛山相对其他地方,更富有改革激情,更具改革的胆魄。

  佛山的城市特点为包容、开放、博大、充满活力、富有创新精神,是佛山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与源泉。

  开放包容造就活力佛山

  北上广让人一见钟情,佛山则是一个让人日久生情的地方。开放包容的气度,博采众长的器局,是成就伟大城市的必由之路。

  能否容纳足够的移民,不仅是一个城市开放度和包容度的体现,更是其有无强大的社会自我更新能力的体现。

  在本人所主持的中国城市包容能力排名中,佛山连续两年排名第三。2014年,佛山常住人口735.06万,户籍人口385.61万,净流入人口349.45万,净流入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47.5%,在重点城市中,仅次于东莞和深圳,超过北京与上海。

  纵使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佛山的净流入人口也在持续增加。2009至2014年,佛山户籍人口从367.7万增加到385.6万,净增加17.9万人;常住人口从599.7万增加到了735.1万,净增加135.4万人。常住人口增长明显快于户籍人口增长。

  佛山外来人口几乎与本土人口并驾齐驱,是中国著名的移民大市,亦是多元文化的熔炉。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有时候,国家或者城市的竞争力,并不在于拥有多少资源,而在于成为利用资源自由交流的中枢,汇聚全球性的资源。《功夫熊猫》创造了全球票房奇迹,获得了广泛赞誉。熊猫的故乡没有拍出这么好的片子,美国却可以。美国人吸收了中国熊猫文化、功夫文化,加以本土的牛仔文化、阿甘精神,将古老的功夫故事改造成现代传奇,这就是汇聚天下资源,融合天下文化的威力。

  作为一个并没有多少历史积淀的国家,美国之所以能够执全球牛耳,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其开放、包容、活力的社会特性。

  国家如此,城市亦如此。

  国内的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东莞、佛山、杭州等重镇,都以开放著称。北京容纳了各种人才,在一度流行的画家村里,众多边缘人士中,很多人后来崛起为国内名家,很多著名的歌手亦曾经在街头的酒吧驻唱。

  作为移民城市,佛山的城市特点为包容、开放、博大、充满活力、富有创新精神。而这些特点,是佛山历三十年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与源泉。

  同时,移民城市在体制创新、融入现代化潮流方面,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年轻的城市,各种新思想、新创意不会轻易被排斥,这使佛山在体制创新、社会事务管理等领域远远领先全国。而移民社会包袱少,没有内地城市中复杂的社会关系,容易打破利益之争,减少内耗,各种变革措施更容易推动。

  佛山所拥有的人力资源,没有全国性中心城市那样雄厚。但是,其人力资源后劲充足,来源多元,深圳、上海能够成为中国的创意之都,佛山未来也应该成为中国的创意之都之一,起码可以成为工业设计之都。

  佛山的改革成本比较低,可以冲破很多阻碍,实现制度创新更为容易。

  改革成本优势独步全国

  不是特区,胜似特区。

  佛山在改革领域能够尽显锋芒,还有一个隐秘的原因,就是在权力和市场之间游刃有余。

  中国并非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市场与权力之手,交替影响地方发展。佛山崛起得益于激活市场经济的活力,但是又不会被过分关注。太大的城市,尤其是直辖市,其利益阶层已经固化,改革步履维艰。比如在户籍改革领域,北京和上海,恐怕已经成为中国户籍壁垒最森严的地方,其部分改革,不仅没有起到表率作用,可能还拖了全国改革的后腿。

  相对而言,佛山的改革成本,就比较低,可以冲破很多阻碍,实现制度创新更为容易。

  比如,在广州和深圳均限制车牌之后,佛山成为广东上牌增长最快的地方,这是一个好消息,而非坏消息。广深以封闭,佛山以开放,可以将部分广州和深圳的人才抢过来。而要引进一个人才,在北京送一套房子,三环内,可能大一点就上千万,而在佛山,就容易多了。相对这些城市,佛山的改革成本大大降低,未来需善用成本优势。

  佛山既地处广东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又无大的政治负担,可猛志改革。 2014年中国重点城市发展质量排名 佛山名列第四

  ●发展速度衡量一个地方发展效率的重要指标。

  ●内生发展能力考察一个地方的自我发展能力,即以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来衡量。

  ●第三产业比重衡量一个国家或者城市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

  ●民营经济比重一个地方经济是否富有活力的晴雨表。

  ●人均GDP是最直接的指标,经济总量的创造,是靠人海战术,还是靠高素质的人口,由此一目了然。

  本次中国省市发展质量排名的前十名,分别是上海、北京、天津、广东、江苏、浙江、福建、辽宁、山东、内蒙古,90%集中在沿海;而在中国重点城市发展质量排名中,入选的前十名城市,如深圳、广州、上海、北京、无锡、佛山、苏州、宁波等,绝大部分都是沿海城市。其中在2014年中国重点城市发展质量排名(不含直辖市)中,佛山排名第四。

  2012年春,我主持研发了中国省市发展质量排名。中国不仅需要发展速度,更需要关注发展质量,我们的构想,可谓与中国未来发展大势不谋而合。

  推出中国省市发展质量排名,可以引导各地重新衡量本地发展的标准,改变单纯以速度论英雄,以GDP论英雄的成见,更为科学、客观、多元地规范各地的发展战略,将其纳入到中国未来发展轨道之中。

  解读:中国需要有质量的发展

  如何衡量地区发展的真实质量?

  不以GDP论英雄。

  不过,如果完全抛开GDP,则地方发展无法衡量,最容易畸变为劣币驱逐良币的机制。搞花架子者上位,干实事者吃亏,绝非国家之福。张五常云,地方竞争,乃是国家进步的动力之一,深以为然。由此,建立一种既不抛弃GDP,又不完全以GDP论英雄的衡量机制,乃大势所迫。

  在笔者研发的中国省市发展质量排名体系中,初步设定了衡量经济发展质量的五大指标,分别为发展速度、民营经济比重、第三产业比重、内生发展能力(与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成反比)、人均GDP。所有数据,均取自各地已经发布的公报,以及各地年鉴,其它统计公告等。

  发展速度仍然是衡量一个地方发展效率的重要指标,一个效率高的地方,经济增长自然迅速;内生发展能力则考察一个地方的自我发展能力,其核心指标,即以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来衡量。在增速相同的情况下,那些消耗投资少的地方,发展更有质量,更具备自我造血功能;第三产业比重是衡量一个国家或者城市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一个地方经济是否富有活力,民营经济是非常重要的晴雨表。人均GDP是最直接的指标,经济总量的创造,是靠人海战术,还是靠高素质的人口,由此一目了然。

  有数据,无争议。够简单,易明了。

  克强指数只需三项,此排名五项数据,其实已经大致可以衡量地方发展质量了。确实有一些指标亦可反应发展质量,比如单位产出、单位能耗、单位水耗、环境指数等。不过,鉴于有些数据地方政府讳莫如深,无法取得统一数据,只得作罢。此项排名非常严肃,所有的数据均需公开,如数据不公开,则宁愿暂缓,以待来年。

  选取这五个指标,大体上还是可以衡量一个地方的发展质量。基本可反映真实的经济发展状况。

  本次中国省市发展质量排名的前十名90%集中在沿海;而在中国重点城市发展质量排名中,入选的前十名城市,如深圳、广州、佛山等,绝大部分都是沿海城市,这绝非巧合。最近几年,中国东部区域增速都在降低,而这个体系中,东部仍然独领风骚,说明速度可以降低,但是一些好的发展模式,仍然需要坚守,不可放弃。

  衡量经济发展质量的五大指标远非完善,不过,欲求大道,必先有人开山劈石,再有人修路架桥,开山之责我辈承担,架桥之功留待后人。

  中国需要提倡内生式发展模式

  我们提倡什么样的发展模式?2012年,广东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为33.8%,浙江为49.4%,在全国所有省中,唯有广东和浙江的占比没有超过50%。能够坚守正道,在逆势中保持真实的竞争力,其努力尤其可贵。具体到城市,深圳投资占GDP的比重最低,只有17.9%,为国内唯一低于20%的城市,堪称国内最具经济造血功能的城市。

  到了2013年,广东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为36.8%,而浙江已经突破50%,都呈现缓慢上升势头,唯有深圳降低到17.2%。

  这说明全国形势非常严峻,虽然国家文件上说要降低投资,依靠内生发展,但是目前落实的并不理想,投资仍然居高不下。2013年,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达到78.6%。转变发展模式,迫在眉睫,不能光甩开膀子喊。

  大批的民营经济巨头,大批的中国驰名商标,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在广东和浙江草根生长。中国需要广东、浙江这样具备自我发展能力的地方,广东模式不可倒。

  此外,值得提醒的是,工业化不一定消耗投资,片面城市化才消耗社会财富。

  在2014年中国重点城市发展质量排名(不含直辖市)中,佛山排名第四,令人惊讶。一直以来,佛山都是中国最著名的制造业工厂,顺德、南海均为中国制造业重镇。在印象中,似乎从事传统产业的地方固定资产投资率一定很高,佛山反而很低,其中有何奥妙?

  或者其中最大的区别是:别的地方都把资本投向了铁工基,而佛山的投资,更多偏向工业设备等领域,而后者的投资额比前者小得多,虽然对GDP的撑门面效果远不及重工业和铺路架桥来得快,但是真实效率也高得多。这样的GDP,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亦是真正值得尊敬的。

  佛山现象,绝对值得中国关注。

  同类的城市,还有长三角的无锡。无锡除三产不够发达之外,在其余几乎所有的领域,均领先全国,尤其是投资占GDP的比重也很低,与佛山一样,作为工业城市,非常难得。同时,无锡的单位产出效率,是在国内位列前三,仅次于深圳等极端个别城市。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