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评《巴克劳》:严厉的讽刺却笨拙得可怜

2019-06-07 14:06

《巴克劳》主创齐聚戛纳

搜狐娱乐讯(编译/麦咪来源《好莱坞报道者》等)无人机飞碟、肮脏的政客、全副武装的杀手,降落在巴西巴克劳一个沉睡的村庄。这是《周围的声音》和《水瓶座》导演小克莱伯-门多萨最新拍摄的一部具有社会意识的剧情电影。尽管影片后半段出现了一些暴力画面,但这比门多萨之前的作品基调更轻松,结合了阳光明媚的小镇喜剧元素、寓言般的情节和魔幻现实主义色彩。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即便类型元素可能太丰富了一些。

《巴克劳》里充斥着强盗团伙、枪战和广阔的荒地景观,充满了各种西方符号。影片还向约翰-卡彭特狠狠致敬了一把,充满活力的电子乐甚至都出现在了大银幕上。但是,影片以相对沉着的基调,显现出了导演对阶级、种族和权力进行的敏锐观察。导演对巴克劳当地的民间传说和地区的紧张局势进行了渲染,它肯定会对一部分的非巴西观众带来困扰。《巴克劳》在戛纳电影节上进行全球首映后,其在海外市场的拓展可能会比导演之前的作品更难。

影片的故事设定在不久的将来,但整部影片的故事似乎存在于时间之外。片名中的“巴克劳”位于巴西东北部尘土飞扬的内陆地区,那是一个偏远、贫穷、被太阳炙烤的穷乡僻壤,它被很多岩石和山丘包围,没有出现在地图上,也没有吸引多少游客前去游览。这个乡村的魅力和多种族团结的幻想愿景,是由来自该地区的两位导演构想出来的。

巴西银幕传奇索尼娅-布拉加在《水瓶座》中担任主角之后,这次又以截然不同的形象出现在《巴克劳》中。影片以一场充满激情的集体葬礼开始,村里所有分散的流亡者都聚集在一起,包括死去女人的孙女特蕾莎和改邪归正的坏男孩帕科特。悲痛中,团结在一起的村民们是要坚定地反对共同的敌人——粗野的地区候选人托尼带着过时的食物和非法药品来到这里,打算进行可怜的贿选。与此同时,在村外的荒山腹地,一个罗宾汉式的亡命之徒伦加正在发动一场持续不断的叛乱,反对当局从农民社区引水。

在《巴克劳》的第一个小时,影片就以这种懒散的半喜剧模式慢悠悠地进行着。由于手机信号神秘地被卡住,这个村庄被飞碟形状无人机的嗡嗡声笼罩着,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了戴着面具的陌生人。之后,尸体开始堆积。很快,村民们发现自己成了一支全副武装的突击队的目标,其中大部分是美国白人,他们似乎在当局的暗中支持下,玩起了血腥游戏,对贫穷的拉美裔进行了军事化屠杀。但凶手低估了村民们的反抗精神,他们呼吁伦加帮助他们抵御一切困难。

导演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一些戏剧性的紧张气氛,因为他们在故事的开头就带我们领略了突击队的凶猛。这些嗜血的外国佬由迈克尔领导,他们被刻画得太过粗鲁,俨然是新殖民主义怪物。他们发表愚蠢的种族主义言论,像被宠坏的孩子一样争吵,并因他们的杀戮行为而引起性欲。他们跑调的对话也让人感觉像是非英语人士的作品,就好像葡萄牙语剧本只是通过谷歌翻译完成的。巴西有着反美批评的悠久传统,原因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严厉的讽刺让人感觉笨拙得可怜。

巴西原住民和研究该地区历史的学者,会比较欣赏导演塑造人物的方法,影片中有很多穿着华丽的“社会不法分子”,导演也在深入思考日耳曼主义或强权寡头不公正统治留下的挥之不去的伤疤。当然,背景阅读并不是欣赏这部电影的必要条件,但它可能有助于观众更好地理解它。《巴克劳》在视觉上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复古的变形镜头、对焦方式和场景间的横向擦除,刻意展示了上世纪70年代经典电影的奢华视觉语法。尽管影片的风格明显,雄心壮志令人钦佩,但影片的整体表达并不令人感到满意。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